网站导航
 行业动态
267亿投资案被强制执行 “斑斑”的青年汽车又添
2019-12-06 16:43

  具体而言,这一项投资案始于2010年,彼时青年汽车打着“造车”的,称在石嘴山投资了267亿元,与此同时,石嘴山当地也将多其处煤矿配套予青年汽车,并为此一转眼的时间这个投资项目就被终止了,而原因还特别戏剧化——煤矿资源被青年汽车转卖,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也遭其抽逃。

  至此,石嘴山当地不得不与它“对簿公堂”。最高法去年年底做出的终审判决认定,青年汽车方面构成抽资出逃,须返还出资款11620万元及利息,并且目前进入了强制执行阶段。

  时间回溯到2010年9月份,彼时,石嘴山市人民与青年汽车正式签订《投资合同书》,并约定青年汽车或其指定企业在石嘴山市投资注册成立一个或多个项目公司,项目公司投资建设发展。

  随后,在这一合同落定之后,石嘴山与青年汽车双方又陆续签订了多份合同,将多家煤矿配套给青年汽车,并为此合资组建了石嘴山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据相关报道,青年汽车在石嘴山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不过,不仅令石嘴山出乎意料的是,令大众也颇为的是——配套了煤矿资源,投了那么多钱之后,青年汽车就抽资走人了!

  据了解,青年汽车通过在石嘴山的投资平台抽逃了国马科技1.162亿元注册资本,此外,《中国经营报》也曾报道,青年汽车还将获得的煤矿转卖初步统计通过煤炭套现达10亿元。与此同时,青年汽车在石嘴山的投资项目也半“夭折”——青年汽车在2014年年初撤离石嘴山,2014年年中当地汽车项目彻底停工。

  而更有意思的是,撤离就撤离了吧,谁知庞青年还说起了风凉线月接受采访时曾否认“圈地圈煤”的说法, 称“我不是特别看中煤炭生意,也不是为了煤炭而去投资”。

  与此同时,庞青年这一“撤离抽资行为”也成了石嘴山当地一道难以言喻的“心伤”,石嘴山当地领导曾在2017年5月对表示,青年汽车引资是当地的“旧伤疤”,“了一场,对手的能力太强,我们感觉,但又无法,只有吃哑巴亏”。

  近日,据回族自治区高级作出的(2019)宁执35号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石嘴山市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被执行人石嘴山青年曼汽车有限公司、石嘴山青年乘用车有限公司、金华青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年乘用车集团有限公司、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庞青年、王淑丹、庞彩萍、孙新海、傅红、厉鲜平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一案,于2018年6月6日作出的(2016)宁民初66号民事已发生法律效力,但被执行人仍未履行所确定的义务,现申请执行人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

  此外,在终审判决中,最高法认定,石嘴山青年曼公司、石嘴山乘用车公司、控股公司构成抽逃出资并应向国马公司返还出资款11620万元及利息;浙江乘用车集团、金华汽车制造公司、青年汽车集团、庞青年、王淑丹、庞彩萍、孙新海、傅红、厉鲜平应对前述返还抽逃出资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庞青年不仅“嘴毒”,而且脸皮也比较厚。上述裁定书中提到的宁民初66号民事判决下达之后,庞青年方面还曾不服向最高提起上诉。但最高法2018年12月29日作出的(2018)最高法民终913号民事显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受理费622800元,由庞青年方负担,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与当地合作、获得招商引资优惠政策但推进项目失败的事情,青年汽车已然不是第一次做了。据相关报道,青年汽车也曾在鄂尔多斯、六盘水、济南等多地复制,其中济南选择了起诉。

  2016年12月29日,据最高法显示,济南高新区管委会与青年汽车约定,青年汽车投资 13亿元建设18万辆轿车项目,管委会为此提供了扶持投入5.3亿元。“因该项目停产,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青年汽车被要求赔偿5.3亿元”。法院对济南高新区管委会的请求予以了支持。

  至此可知,法律终究是会站在的那一方,而这成功的案例似乎也给那些曾经被骗的地区一些——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自己的权益。

  事实上,不仅这些投资案让人看清了庞青年的高超谎言,此前那场闹得纷纷扬扬的“水氢发动机事件”,也引发了大众对其“真技术还是来骗补”的?

  5月22日,河南南阳日报头版刊发的一则消息——《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点赞!》,文章称,“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啦,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由此引发轰然热议。

  资料显示,青年汽车的水氢发动机项目早在2年前便已经成立,2018年底青年汽车南阳市签约了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据称这一项目产值高达300亿元。需要注意的是,和一般的招商引资不同玩法是,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平台出资。

  据庞青年介绍,青年汽车于2014年开始,全面布局以氢燃料电池和氢发动机为核心、氢能汽车为龙头、工业废气和煤炭地下气化制氢为保障、金属镁合金储氢和车载水解制氢为支撑、立体交通运营为目的“五位一体”的氢能汽车全产业链。尤其是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这显然不符合的理解,毕竟连初中生都知道,把水分解成氢气和氧气,其中额外需要耗费很大的能力,不可能通过简单的催化剂就可以大量轻易制取,这是能量守恒的必然规律。几乎可以不用怀疑,庞青年所指的水氢发动机,理论上就已经了能量守恒定律。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行业人士也将其视为能源领域曾经上演的“水变油技术”的老。其中,上海交通大学管斌副教授表示:

  “那不行,是假的。所谓水氢发动机就是常说的”氢燃料电池“,是以氢气作为动力,并不是说加水就可以行驶的,其中还涉及到一系列物理化学复杂反应,目前此项技术日本应用较好,在我国则还未进入实用阶段。”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月,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代表人为庞青年。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共有3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最新一次为今年7月4日。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逾期不还借款。法院认为,该公司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因此将其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借款本金人民币1亿元和借款利息和罚息逾1457万元。

  作为青年汽车董事长的庞青年,在很多宣传页面上,其一直是被打造成一个高级经济师,全国创新能手十大风云浙商人物、甚至其还是浙江省代表,一个非常有成就的风光人物。然而,事实上,其早已被列为了失信执行人,也即俗称的“老赖”。

  据天眼查显示,庞青年名下共有73家公司,这些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56次,行政处罚5次,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74次,被最高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58次,涉及的法律诉讼多为买卖合同纠纷。由此可见,庞青年的早已在这些斑斑的“黑历史”当中无遗了。

  股神巴菲特说破中国股市:为什么明明一些股票的股价已经很低了,主力却还纷纷减持,作为投资者怎么看?



  +86-020-38158479
版权所有2000-2011广州市新濠天地娱乐贸易有限公司
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