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行业动态
2020年汽车行业开工季复工难复产更难如何化解?
2020-02-18 15:48

  据乘联会公布的销量数据显示,2020年1月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169.9万台,同比2019年1月下降21.5%,这是自2005年乘联会发布零售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增速,2020年1月环比2019年12月的零售下降20.8%的幅度也是历年最大的。

  当春节假期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再综合车市整体持续下滑的态势,1月车市2-3成的下滑或许并不难于理解。相较之下,2月的数据更不乐观,甚至可以预见为。

  利空频出,如何让2月销量数据下滑尽可能收窄,成为了各大车企的头等要事。正是在这种情势倒逼之下,很多车企纷纷选择在2月10日复工生产。但是据由社了解,受多种因素影响,多数企业都了复工难,复产难。

  随着疫情的持续蔓延,2020年春节假期从2月2日开始就被不断延长,部分地区复工时间为2月10日,有的疫区则延长到2月17日,或是更久之后。显然,对处于下滑趋势中的汽车行业,这是一个巨大的冲击。

  首当其冲的是武汉乃至湖北省的汽车产业。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湖北省汽车制造业规模以上企业1482家,汽车产业主营业务收入6663亿元人民币,汽车产量241.93万辆,占当年国内汽车总产量的比重约8.70%。

  纵使这样的产业体量,按照湖北省通知,省内企业正式上班时间不会早于2月14日。据由社走访发现,多名东风子公司员工,因交通等方面的现实问题还未解决,皆对2月14日开工存疑问。实际上,何时能复工,东风子公司当前也并不能给出具体答复。

  此前,本田副社长仓石诚司在记者会上称:“将确认员工的安全、零部件的供应情况等,为17日那周能够复工做好准备。”不过从目前的情形来看,2月17日复工十分困难。与此同时,东风日产产能25万辆的襄阳,也未能按照2月14日的日子复工。

  神龙与东风雷诺同样延期复工,而标致雪铁龙集团在武汉的三家工厂将持续关闭。保守估计,上述车企在2月17日左右甚至2月下旬才能正式复工,这对市场表现本已不佳的法系车企无疑是雪上加霜。

  相关数据显示,荆州地区有200余家汽车零部件生产及配套企业,由于疫情的不断蔓延,当地加强了对复工条件的管控程度。荆州某汽车零部件企业经理告诉由社,“12日我们就提交了相关复工申请,但截止目前仍没有得到明确回复,我们心里开工的预期是16日,给主机厂的回复也是这样。”

  在此之前,汇大机械制造(湖州)有限公司因受疫情的影响停工超过一周,已经申请领取全国首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尽量减少损失。

  丰田在华所有工厂及工厂将延期至2月17日复工;上汽大众只有上海工厂是2月10日复工,其他外地工厂预计复工时间是本月17日,一汽-大众天津的工厂亦是如此。

  生产的工程师在接受由社采访时表示,“宁德接到的开工通知是3月初,临港预计25日复工。后续几个月应该会忙一点,为这几个月计划削减买单。”

  “我们2月份还没有开单,公司通知是20号上班,现在是轮流值班。我们预计20号上班之后也没有多少人来看车,因为客户忌讳疫情也不会到店,只能先通过电话聊一聊了。”一位广汽本田销售经理告诉由社。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研数据显示,截至2月13日,调研的318家车商企业中,已经复工的企业只有32家,占车商企业的10.84%。其中,8成企业因当地复工时间未至及复工申请未得到批准而暂停营业。

  综合来看,受疫情的影响,核心疫区及部分日系、德系企业对于复工事宜,还是持相对谨慎的态度;而处于产业链上下游的供应端、流通环节,因为各自体量的原因,受到复工管制的程度较大。

  此前,市场研究机构IHSMarkit在对中国汽车生产停工的预测中,总结了6种可能的停工场景,按照当下的复工情况,目前全国大致处于场景1与场景2混合的状态。

  由此可以推测,全国第一季度新车产量有可能下降在5%左右,2020年2月产量下滑预计在18%左右。

  由于疫情分布的不均衡性,加上为了收窄止跌的目标,有不少车企还是选择在2月10日复工,并根据情况制定了优先复工、分批次复工模式。

  据由社统计发现,截止目前,首批已复工的车企包括长安福特一汽-大众()、吉利、小鹏、特斯拉奇瑞江淮一汽红旗广汽乘用车等车企。它们纷纷结合当地的政策要求与自身情况,采取到岗上班、居家办公、分区办公、自带餐具等多种方式。

  “目前上海车企普遍采取本地员工上班,外地员工返回隔离14天的策略”,上汽大通一位工程师对由社表示,“每天上班可以领口罩,办公场地也会每天消毒,空调关了所以要多加衣。”不仅如此,上汽大通还推出了一版复工宝典,供员工及行业。

  不过,目前尚未开工,内部人士告诉由社,因为复工申请批准的问题,南京还处于待复工状态,除了总装返修有部分人员值班,其他人员正等待通知。

  有着同样情况的还有江淮汽车。“2月8日,技术中心就已经通知上班,过年未离开合肥的员工优先上班,离开合肥的员工需要自行隔离14天后再上班,现在办公区域已经调整,大家之间间隔、分开办公。”江淮技术中心工程师如是说。

  据了解,江淮汽车合肥本部生产已经复工外,外地生产也在陆续复工。“10号我们递交了申请,12号才批准复工”,一位江淮制造的员工透露。

  可见,主机厂职能部门因为办公的优势,按时复工相对容易,而制造因为人员流动大、员工分布广、返程时间不一等原因,采取了相对审慎的复工态度。也正因为如此,制造采取了相对多样的防疫措施。

  比如,广汽乘用车食堂采取“高考式”就餐,一张餐桌只有一张椅子,扩大就餐人员之间的间距,最大程度保障用餐安全;江淮汽车部分采用了自带餐具的就餐手段;东风日产每日组织1-2次体温检测,各个部门减少大型会议及避免人群聚集活动。

  小鹏汽车则,能够在线处理,离散办公的岗位,尽量在线和分散。各部门准备好IT、安全、会议、任务、考核等流程体系的,全力推进业务线上化的工作方式。

  尽管如此,率先复工的车企仍面临复产难的情况——核心问题在于,供应链企业能否同步复工,并不由车企说了算。

  “目前我们零部件库存大概在5天左右,供应商那边只有部分复工,部分回复复工时间暂定。即使是有库存,物流运输、外地货车进城防疫管控都是问题。”某自主品牌采购工程师表示。

  存在同样问题的不止一家。2月6日,奔驰在一封给天津市武清区人民的函件中透露,停工一日损失4亿元,“目前公司仅有一天安全库存,一旦停限产超过一天,都将导致奔驰停产。”

  该问题最大的症结点还是在于不同地方的管控力度不同。比如素有汽摩之乡之称的浙江台州玉环县,就在积极支撑零部件企业复工,通过入城隔离、企业自己内部管控的方式来最大化减少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发口罩,量体温,每天都要做”,一位汽车配件厂员工告诉由社。

  而在诸如江苏丹阳、常州、浙江湖州这样的零部件主产地,则更倾向于延缓复工,为保健康部分经济。“车间现在只开了部分机器,现在管理层也已经到一线去支援了。”常州星宇车灯工程师告诉由社。

  比如,位于上海的爱驰汽车体验店,采用了三小时店铺消毒一次,试驾车每试驾一次都消毒,全程“0”接触的手段来进行管控。采取类似做法的还有中心,“特殊时期我们只能采用北欧式接待方法了”,上海浦西保时捷总经理董凤南对由社表示。

  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一只“黑天鹅”,冲击了本就不振的汽车行业,带来了复杂且尚不明朗的影响。这也倒逼很多车企、经销商和零部件供应商采取必要措施,保障底线。不管是正常复工、还是延期复工,都是基于自身情况做出的利益最大化考量。

  在近期发布的《汽车行业应对疫情挑战四大举措》中,普华永道对2020年汽车销量的预测趋于中性:新车销售短期内将急剧下降,但春夏季与去年基本持平,全年降幅约6%-13%左右。

  据《经济观察报》及新浪汽车一份调研的统计,有高达84.6%的网友认为疫情之后购买私家车变得更为必要。由社也认为,首购人群比例的提升,将大概率转为一次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从而对冲疫情对于车市的负面影响。加上三四线市场刚性需求的加大、疫情期间线上营销对于消费者的教育,2020年车市并不值得过于悲观。

  从某种程度而言,2020年开工季的困难,不啻为中国汽车产业深化调整的一次机会,它将进一步加速产业的整合。但对于当下来说,如何在这起黑天鹅事件中保持坚挺和,并作出的反应,是对每家车企内在生命力的全面。

  先看下前脸,2019款 2.0T 自动精英版采用了家族式的设计,以流畅的线条勾勒出硬朗的前脸,尺寸夸张的大嘴式格栅视觉冲击力十足,采用镀铬饰条进行装饰,看...[详细]

  对于电动汽车而言,为了保障电池有个合理的工作温度范围,都会通过一定的管理系统来对电池进行和管理,用以电池系统的性能和寿命。而这样的一套系统便是电池...[详细]

  众所周知,中国的汽车市场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还是相当迅猛,无论是当下热销的SUV市场,还是竞争日益加剧的轿车市场,自主品牌都拿出足够的诚意与合资汽车品牌一...[详细]

  现在市场消费的主力人群越来越年轻化。汽车市场也不例外,追求外表的年轻人,让现在车企的设计思更加注重外观。说到外观就不得不提起两款车:有着“东瀛宝马“称号...[详细]

  众所周知,国产自主品牌的发展道无疑是十分崎岖的,起步时间晚,再加上家畜相对薄弱,缺乏一定的核心技术,以前小毛病也多,连带着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保值率也低...[详细]



  +86-020-38158479
版权所有2000-2011广州市新濠天地娱乐贸易有限公司
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丰产支路南697号金钟大厦4楼526室
网站地图